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南平频道> 南平新闻 > 正文

宜春准分子激光手术治疗近视,宜春准分子激光手术疼吗,宜春准分子激光手术安全吗

2017-11-20 17:07:48  来源:闽北日报  责任编辑:吴杨珠   我来说两句
分享到:

中美绿色基金CEO白波

  新华网北京4月24日电(记者 闫雨昕)在国家经济转型升级的背景下,绿色发展逐渐从理论走向行动,绿色金融也从制度层面到资本层面不断落地。

  “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要“发展绿色金融,设立绿色发展基金”,构建绿色金融体系上升为国家战略。2016年8月,中央深改组第二十七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绿色金融政策框架初步形成 。

  细心的人不难发现,绿色发展已然步入了快车道。纸上愿景与现实之间的巨大间隙,也造就了颇具吸引力的机遇挑战和发展空间。先行者们伺机而动,白波就是其中的一员。

  华平基因

  半年前,身为美国华平投资集团(下称“华平”)董事总经理白波还在香港的一个豪华的单人办公室里,透过落地大窗,遥望维多利亚港。

  6个月之后,那幅美景成了回忆。如今的白波是中美绿色基金(下称“中美绿色”)CEO,偶尔不出差的时候,他会坐在北京东三环的一幢写字楼内那个与人共享的小玻璃间里忙碌。约访定在11点,他与记者相对而坐,片刻宁静得来不易,因为接下来一系列的项目发布已经塞满了行程表。

  “我在华平呆了7年多,团队所有的人对在华平的经历都非常感激,才有了中美绿色基金的今天。”采访刚开始,他主动向记者提起与华平的这段“渊源”。

  1966年成立的美国华平投资集团是全球领先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目前管理逾440亿美元的私募股权资产,在中国投资总额超过70亿美元。除白波外,中美绿色的核心高管们过半来自华平——其投委会主席黎辉是前美国华平投资集团亚太区总裁。

  相比之下,中美绿色只是投资圈的“初生牛犊”,正式运作不到半年。从老牌私募机构到新的平台、从香港到北京,这样的跨度令外界对于白波的大胆选择倍感好奇。

  然而白波却处之淡然,并且对新的平台充满了热情与期待。学能源出身的他在多年的职业生涯中目睹过大量触目惊心的企业环境污染,这成为他投身于中国环境绿色发展行业的最大动因之一。

  老东家的投资理念被中美绿色基金很好地继承,这其中除了扎实的投资人根基以外,队伍本身学历、经历都可以化作中美之间的桥梁。全球化的私募基金怎样和本土有效结合,如何在中国土地上找到适合本地的商业模式,以及本地的优秀管理团队,也对公司发展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虽然有熟悉的团队,从某种程度上,白波也享受着挑战和刺激。谈及入职之后的感受,白波表示,不同于华平投资的“广泛”,中美绿色专注于和绿色发展相关主题,投资主线更加清晰。“华平是纯粹商业化基金,而中美绿色想打造新型私募基金模式,把商业性和社会公益性结合起来,推动中国经济实现绿色发展。”

  被误解的绿色投资

  目前,中国绿色领域的投融资仍停留在以政府补贴为主的传统模式,商业可持续性较差,从而陷入社会资本参与积极性低迷的恶循环。

  与更多依赖于补贴机制的传统激励模式不同,中美绿色自有一条自下而上的商业化发展之路。

  “绿色投资不等于‘躺在补贴上’,不等于不赚钱的交易。”白波认为,原有的绿色发展投资思路是值得商榷的,有很大提升空间。

  商业建筑节能管理、舒适绿色家居、装配式建筑、钢铁业整合……从案例来看,中美基金的目光无一不瞄准万亿级的市场。

  实现商业性方面,中美绿色在不同场合都强调过其降低风险的稳健回报的投资策略。这一策略如何实现?白波进一步解释到:首先,在选择细分行业时,非常注意选择具有长期驱动力的细分行业,市场也要够大;第二,选择成熟的、经过验证的商业模式,盈利方式非常清晰;第三,只找最优秀的团队来搭配。

  此外,初来驾到的中美绿色基金也首先将眼光投向了更有经验的领域。所谓“术业有专攻”,只在了解的领域深耕细作,推进“产业+金融”的结合被认为是他们实现盈利的一大优势。

  除了“赚钱”,还有一件让中美绿色牵挂的事——用公益的方式去促进中美之间绿色产业和人才的合作与交流。这也是基金成立的初衷之一。为此,中美绿色创新性的提出了“反哺”的模式。

  白波指出,中美绿色基金管理公司在盈利之后将捐出去大量资金,成立“中美绿色公益基金会”,“反哺”中国绿色教育、科研等事业的发展,从而促进中美文化科技的交流。

  白波告诉记者,公司的愿景是成为中美绿色股权投资的标杆,也让其他投资人看到绿色投资是可以赚钱的,从而有人愿意扶持行业内的第二、第三龙头。谈及未来绿色产业这块“蛋糕”的瓜分,他则对中美绿色相当自信,“不畏惧竞争,希望中美绿色基金的发展模式可以在更多绿色投资领域复制推广,吸引更多社会资本。”

  绿色可以是门好生意

  绿色节能行业在多年的发展中逐渐变迁,市场从需要某个企业生产的某样节能产品,演变为寻求一个整体技术解决方案的提供者。这就意味着,企业的商业模式是否可行,是否有足够资金推动,执行团队是否足够有力都是项目成败与否的关键。

  以商业建筑的节能改造项目为例,去年12月,中美绿色控股了上海东方低碳,这是一家有七年历史的企业,上海经贸大厦、北京威斯汀酒店的节能改造都出自他之手。

  “中美绿色会带钱、带人去进行全面改造,其中包括对水、空调、电梯、空气等任何触及能源体系的整体评估。有一个100多项选项的标准菜单,团队会对此进行全面改造。”

  白波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家大型连锁酒店每年3000万人民币的能源费用,大约花600万左右做整体的能源改造,这部分成本全部由中美或旗下控股公司承担,业主几乎不花一分钱。一般来说,3000万的能源费用将节能20%-30%,在每年省下的这些钱里面,70%-80%分给中美绿色基金,剩下的作为业主的节省开支。而中美则通过2-3年把600万的本收回来,继而此后的几年钱,将产生一个较好的盈利。“这样的项目一般来说可以产生两倍多的回报,”这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不难看出,这当中并未依赖于中政府的补偿机制,而是一个基于节能环保的,单纯的商业行为。而对于私募来说,能够做到这样的回报也相当可观。

  模式清晰,但过程不易。白波同样对记者表示,期间要砸不少成本慢慢建立品牌。经过努力,目前,东方低碳在5年多共改造了50幢此类大楼项目,包括五星级酒店、三甲医院、政府大楼等等。“希望在未来的3-4年里达到500家。如果每个项目收益达到500万就是一个几十亿的生意。”

  这仅仅是产业的起点。下一步,中美绿色基金将会投资一些其他的中高端的装备、工业公司与整个产业相匹配。“我们选择一些产业链做深做透,例如商业建筑和民用建筑的节能、装配式建筑、智能停车场、青年公寓等。”白波透露。

相关阅读:

打印 | 收藏 | 发给好友 【字号
心情版
相关评论